一路上遇到很多人,住在谁的时光里,执着的安抚春风。

  一路上遇到很多人,住在谁的时光里,执着的安抚春风。
  

这几年,这只狗已经步入老年,就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聪明,会看脸色,会自己上下楼去厕所,会握手,会听话,会无辜的钻进桌子下
每年春节父母都按着多年的惯例去爷爷家过年,它就自己家,可以憋着几天不去厕所,回来开门的时候它高兴的直转圈,然后匆匆的跑下楼,它对我和父母是那样依恋,

我不知道要怎样悼念一只狗,但是我知道在悠长的岁月中,这种情感会慢慢蒸发直至不见,我会忘却,有时候静下来仔细想,很贫瘠,有时候很卑微,各种不自信要靠物质维持,中等的房子中等的车,算的啥小资的收入,这些足以让我在一些特定的相处中不自卑,但依旧不自信。
  
住在谁的时光里,安抚春风。
我只是穿梭在时光里的一粒灰尘,任我多努力,始终还是在春风中摇曳,在时光中再不能回头。
启程的时候已经想好,彻底的充当一把文艺青年,带本安妮宝贝的书,一只我花高价买的派克钢笔,一本我逛街淘来的笔记本,能好好的记载这一路,能随时想起某句随时写,但最终因为行李多,因为书沉,因为没有墨水,等等无厘头的理由一样都没带的上路了,也充分说明我的性格,遇到困难时候,比较阿Q的直接放弃。
旅行,就不得不说在路上,在心里,在天堂,在情感中。
那天,那山,那水,那树,那些人,那些你。
通过行走才意识到,这辈子有太多想做而没做的事情,总是想明天,总是想下次,总是以为一直有机会,然就某个回头的瞬间才知道,我们已经和那么多想而没做的事情擦肩而过,不得重来。人生就是这样,容不得重新洗牌,输赢都只这一副牌,不断的发牌弃牌,直到整幅用尽,我们去的可能也不是天堂。

在去机场的动车上,其实不是兴奋的像个农村新进城的二愣子,有点淡淡的伤感,有对路上的期待,总之,在这样矛盾的情绪中,整个人平静了下来,远离各种浮躁,包括那个浮躁的自己,走到哪都是个过客。

到达九寨沟的时候是和两个姑娘,一个山西一个杭州,还有两个上海大哥汇合,第二天进九寨沟,五人成行。
确切的说第一次和驴友这样一起走,挺有意思的,没有时间体会独行侠的心里,团结的力量,也体会了代沟的强大,和俩上海大哥没走一起去,于第二天,三个姑娘意气风发的上路了。
接下来的一路就是和黄凌还有杭州姑娘一起过了几天,可能我性格天生缺陷,一直没有追问杭州姑娘叫什么名字,总是名称呼左岸,对此深表抱歉,在后来丽江集合的一个哈尔滨小孩儿也一样木有问名字, 性格缺陷的我埃
一路上的景色很美,其实路上遇到的人也很美,只要有社会生活,人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由于间隔行程太长,我又懒得整理,好多最初最真切的感觉和认知,已经在我当机的大脑里整理不出来了。

丽江,这个我不得不随着大众的炒作而喜欢的地方。
每个客栈都有个诗情画意的院子,可能每个院子里曾经都有过或悲伤或美丽或可笑或大众的故事。
最后在丽江的几天,住的是个北京人开的客栈,院子里有只八哥,坐在摇椅上它就会在后面喊,你好,你好,恭喜发财恭喜发财。异常可爱。还有一条古牧桑尼,只喜欢单身姑娘,会吃错的大家伙,还有只被我蹂躏的金毛,  叫laki,很懒的家伙,很认香肠,总是不认识喂它香肠的我。还有个小家伙叫什么忘记了。院子里有个桌子上摆的茶台,桌角有一盆开的正艳的百合花,另一角摆着咖啡豆和咖啡机,老板说都国外拿回来的豆子,古色古香的院子,完全体现了慢生活和享受生活,惬意的隔断了世俗的扰扰攘攘,或许这才是丽江生活的真谛。
其实丽江的街头很吵,想看完整静逸的丽江得很早就起来看,有人说商业化严重,没这些商业化我们因何而来,丽江人民怎么生活。每天街道上走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人,重合再错开,和一群人擦肩而过,在丽江的酒吧下午看人来人往也是种享受,好像不身在其中。其实从未跳出世外。 丽江晚上的酒吧整体是无趣的,和每个地方的万千夜场一样,千篇不变的流程,弥红灯下嘈杂的歌声,精致点的就是带了岁月的痕迹,拖沓点就是唱给自己听的旋律,从而娱乐众人。
丽江总体还是很美的,因为有太多人摒弃现实而去寻找美好,也就太多人把美好留给了丽江。

泸沽湖,我最喜欢的地方。还会再去,找找我写过的小卡片,日出下的影子再不是昏黄。初看泸沽湖是震撼的,记着当时发了一条微信:可否和这大好河山许愿,许我一世安好,半生无忧。愿在我人生中长居或客居的人,平安喜乐。泸沽湖。

香格里拉,这个带给我震撼和小伤感的地方,遇到了个新疆妞,俩人喝了顿青裸酒,太烈了。
松赞林寺俗称小布达拉宫,听着喇嘛们的念经声,我又负担的考虑了我活着的意义,基本就是自苦自怜,混吃等死,死不要脸,不知进取,得过且过等等的成语,终于把自己摒弃了,差一点再不想拾起。那时候是真心感伤的,就怕怎么努力,这世界都没有我的痕迹,也怕那天过后我依旧带死不活的活着,在迷茫犯傻以后还得斗志昂扬的和自己说一句,年轻真好,不得不这样安慰自己。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天堂在你心里是什么样子?

在路上,总是觉着是住在偷来的时光里,带着快乐和伤感。
这次一定带着我喜欢的书,我喜欢的钢笔,我喜欢的笔记本,记录我喜欢的那些瞬间迸发出来的感想和情感。
只是人生终不是我们执着想象的样子。
  带着妻子女儿,在海边买了大包海鲜,海螺,八蛸,鲍鱼,蚝,等。我把食材清洗干静,跑到屋后的山上,这里鱼港,球场,大片树林没有任何污染,仿佛回到童年
  我最近跑到峨嵋,青成,乐山大佛,都江堰,走马观花一游,定了去西藏的票,上20天才能预订回程票,结果没办法只好退票,甘孜藏州也是藏民,就跑到那里草草一看,权当西藏游,有些遗憾,下次进藏从北京走最好。
  我的视觉和你不太一样,你欣赏的是寂寞里的繁华,是小资情怀。我欣赏的是山川大江那种奔流不息的生命力,
  回家才知道故土难离呵,可是很喜欢成都,人很从荣,物产丰茂,小吃太多了,呆过的南京,武汉,济南等与之相比,不是一个层次。
  寻找机会到成都定居几年,把你走过的地方我也走一遍。旅游的意义我以为就是用未知的外在来清洗牵制膨胀的自我,感受自己的渺小,学会放下
  说到混吃等死,那时在体制里,天天喝酒,有一次连喝3个月,每天不停,我真的怕了啊,只能说有的人适合混体制,像我过于个性的人适合自由,前几天同学会,一个同学辞了体制内处长,牛。一个亲戚也辞了处长,他们都怎么了,我也没细问
  北上广深,光怪陆离。其实污染之重已不适合居住了。文明的背后是垃圾,有人说大理不错,有机会要去住些日子。
  那些地方都有走过了,在路上不一定能遇见未知的自己,但一定能遇到未知的旅人。
  正好的时光里

沈从文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我想说: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路,看过多次数的海,见过许多种类的人,却只爱自己在这正好的时光里。

我将时光放在磨盘上不断的碾压,不断的转,过了青春年少,来到这正好的时光里。
阳光明媚,要是树叶黄了还能配一句秋高气爽 ,唯一不好的是门前停的一排车都被划了,我的小白又再次中招。
我最近不读书,不写字,不学吉他,不锻炼,不运动,每天将时间献给电脑和电话,还有未知的迷茫里。
堕落的根本是人类拒绝进步, 我华丽丽的堕落了。

有时候人进入某个误区后,可能必定要经过撞墙溺水之类强烈的反差,才会重新回到正轨。
前几天和我嫂子聊天时候她说我有时候思想太多了,有些细节完全可以忽略,主要思想太多而又驾驭不了,就成了负担,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负担,只是有人在思考后放掉,有人在琢磨后抬起,我觉着每个人的心里都应该有一个筛子,不断的过滤,只留下那些在岁月的经久中没过滤掉的。
有一段时间陷在年龄的矛盾里,在30的临界点上反反复复 ,总是想再年轻几岁,或者五年之前的选择有重来,然后心态就在这样想要更多的岁月中发生质的变化,比如爱抱怨,比如不想学习不想进步,不想努力,都是消耗在觉得正在老去的年华里。
任何觉着过不去的情结总要自己和自己斗争,现在不屑一顾的时光,可能将是五年后依旧怀念想回来的过往,所以人生的每段时光都将是正好的时光,骄傲的在你正好的时光里肆意张扬,每个现在都是回不去的过往。

在路上,可能依旧行着很多路,见着不同的人,矫情点的话就是生活本身就是修行,依旧要和很多人在分岔路招手,在岁月中错过。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路,看过多次数的海,见过许多种类的人,却只爱在这正好时光里的自己。
  发布了图片

  沈从文的妻子好像叫张志和,,?名字有点怪,年轻时读了很多他的书,湘西独脚楼等,一个男人最厉害的不是他睡过多少女人,他嘴里说的,心里想的,回家按在床上用力操的都是同一个女子,这才是牛逼男人,沈从文写给张志和的情书我看过,他是牛逼男人
  我的车也是白色啊,呵呵。迷茫有时候是缺乏根思维,你看不透又想得到答案,就会累。过去的十年自己很累,有时觉得再也没有精力挣扎下去了。一旦悟出,也就那样,不过不迷惑了,能看清楚自己或者别人的未来。呵呵
  我的车也是白色啊,呵呵。迷茫有时候是缺乏根思维,你看不透又想得到答案,就会累。过去的十年自己很累,有时觉得再也没有精力挣扎下去了。一旦悟出,也就那样,不过不迷惑了,能看清楚自己或者别人的未来。呵呵
  发布了图片

  在文殊院那里遇到了喇嘛,修行的僧人,还有一群尼姑,我定定看了一下,那些喇嘛身上有一种古朴苍凉的气质,不似苦行僧,尽是压抑。尼姑没细打量,好歹也是腰身挺拔,她们不像独爱cx的气质,看的出还是收的住
  这些温暖的图片,带给我很多的感动。武汉以北的温带地方,找不到这种感觉,那些僧侣平静,远远看着他们,我就有一种向往,有一种信仰,有一种内生的力量在生长,骨子里,江南人物,也许我适合那里吧。
  一只狗的一生

一只狗狗的一生,其实本来想写一只狗的人生,可是我矫情的不想在它卑微的一生中在文字中再卑微的存在,说我酸腐也好,矫情也罢。无论怎样文字定义,它就是突然的完结了一生,和我预想的一点不一样,就像汶川地震一样属于它的色彩,在地壳中凌乱消失。
初初养它的时候,好像是我17岁,其实是母亲养的,可能因我的名字是双姓对付叫的,在妈妈心里更想要个甜美俗气柔和的名字,所以给它取名小雪。曾经我觉着很土,而今我却没有概念。

2001年,我还在上高中,我和父母两地生活,每到寒暑假有很多的白天是和一直很小很白看着我的眼神中无辜而畏怯的小雪做伴。
那时候它还那么小,只要我和它玩起来它就淘气的满屋子跑,还会亲昵的舔我的手。
小雪是一只京巴,纯白色,那时候是我妈单位的朋友给的,十多年前的京巴还是很纯种的,那时候中国的大街上还没有那么多品种的狗狗。那时候我上高中。
2003年,我高三给妈妈打电话的时候他听到我的声音就在电话胖大声的叫,如果它会表达语言,我想它是说还有我还有我,要记得我,要记得我。
2004年,我大学。怀着对未来对知识对生活对青葱岁月的无限向往。那时我还不知道真正的离别是什么,总是自以为是的咬文嚼字的定义着离别。渐渐长大,再大,更彷徨,也更不会定义,但是却简单的融入了生活。
每个周六回家都是我负责遛狗,我和它一起走在大街上小学的校园里,惬意的享受着这城市中的暂时安稳,它不爱带狗链,但是总是害怕它吓到大街上的孩子,那可是社会主义的独苗啊,没准几滴眼泪都比狗的一生金贵,所以我和它之间的距离有了一条狗链子,一个这头一个那头,它走走停停,寻寻觅觅。
小雪还有一个特点,只要一播田七的广告,它就在电视前叫,实际上可以称为哽叽,我妈认为那是再歌唱,于是我有事没事就在屋里喊田七,它就用纯洁的大眼睛看着我叫。

有时候我生气或者我看它来气的时候会打它,它是狗,总是有那样这样我不满意的时候。
大学毕业以后工作,医院环境的嘈杂和我对社会抗压能力的病态,使我十分沮丧的心情在工作。依旧是我每天下班的时候遛它,这时候它已经很乖了,它已经在狗中是阿姨的年龄了,已步入中年。我领着它在小区里一遍一遍的转,有时候它会不爱走就自己跑到楼门口那看着我,无论怎么叫都不动,看我一眼看门口一眼,意思很明显,它已经再不用狗链。领它去市场,它有时候会很坏的想在人家地下的菜摊上撒  尿,但是,在我长期的淫威下,只要我一嗓子,它立马把腿并好。
那时候我还很穷,那是在那些岁月中除了看书除了和朋友在一起,每天和它在楼下散步也成了最惬意的存在。我看不到那么多美好,因我一直努力很努力的,想和这城市的琳琅满目,嘈杂喧嚣,灯火辉煌融为一体,所以卑微的找着我的存在感,那时我还敏感脆弱无能,受不得别人的不好,受不得社会的规则,受不得很多。直至现在可能依旧如此,但,已经尽量的学着的去理解。

小雪在我这些冲动,迷惘,乐观,悲伤,快乐与不快乐的岁月中,占着不可不重的分量,这一路走来我最先抛弃的是它。

这几年,这只狗已经步入老年,就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聪明,会看脸色,会自己上下楼去厕所,会握手,会听话,会无辜的钻进桌子下
每年春节父母都按着多年的惯例去爷爷家过年,它就自己家,可以憋着几天不去厕所,回来开门的时候它高兴的直转圈,然后匆匆的跑下楼,它对我和父母是那样依恋。

今天早上妈妈给我打电话,先是很平静,然后哭着说,小雪让车撞死了。都是我都是我,我怎么在楼下没看住呢。
我愣了一下,泪腺就像发动机给了油,不用酝酿。
我问怎么撞的,妈妈说,昨天我下班后在楼下领它溜达撞的,我没想到会这样,都怪我怎么不看住它,就这么撞死了。
我沉默了很久。其实我不想呜咽出声让妈妈更难过,我已经尽力控制了。
我安慰妈妈别哭了,也别上火,就算活着它也没几年活头了,死就死了吧。我觉着心理都一抽一抽的。
妈妈说,我知道,可是我应该看好它,不是让它这么死。混杂着泪水的声音有点像风箱。

这只狗在小区里走了这么多年,这些人在这座老旧的小区里来来回回这些年,怎么就这样死了呢。这样生命里很重要的生命突然离去的这种瞬间产生的酸胀,让我想起了我二叔离世的时候,也是这样突如其来,这是几个叔叔中对我最好的,在我那些稚嫩没有能力没有前景的一段岁月中。这些是和二姨夫的突然发病,有着质的区别。
这虽然是一只狗,但是在我的青春岁月中一直陪着我成长,和我的喜怒哀乐,悲苦情愁,一起存在着。
其实这两年,小雪的牙齿已经不好,耳朵也开始有点聋,下楼也有点力不从心,不像以前矫健,我想过这只狗或许会什么时候病死,或者老死,确切的说它已经13年了。可是,在这么安逸几乎不存在变化的生活中,它在这它走了这么多年的小区中,突然的惨烈的死去了,这不在我不在任何正常人的预料内,让人悲苦  的心疼。

它对我来说,只是伴着我成长的感情,可是对于爸妈,是在他们日渐苍老的心上,沉重的打击,它确切的伴着父母风里雨里,贫穷苦难,快乐富裕,孤独寂寞中走了13年,他们有事没事姑娘儿子的叫。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人生能有多少13年,最近的一年多时间我几乎没回过家,总是说忙,总是像是忙一样,总是父母休息的时候到我这里来,我,到底在忙些什么呢?上几天,可能是上星期,我还开车回家帮妈妈买秋菜,其实我很久没见过小雪了。我应该在楼下多停会,或者应该上楼去领它下来溜溜弯,可是我不知道是我习惯懒惰,还是习惯忘记,还是不在我心上,这些都不在意识内。我本来是可以克服这些见见它的,我有多久不遛狗了,我自己都快忘记了,我到底在忙什么呢?

其实死了就是没了,没了就是没了。就像根烟,点着了,着没了,消失了,没了。再不存在,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谁说谁死了,但是依旧活在我们心里,依旧在我们心理活着,我觉着这是毒害下一代呢,下次谁在我面前这么说,我就让他抓紧死去,然后我让他活我心里,看看成么。
无论多浓重的悲伤,多厚重的情感,终会在时间的长流中慢慢淡去,再消失,就像从来没有。
我不知道是否有六道轮回,不知道小雪死了轮回哪道,也不知道我死了是否轮回畜生道,不知道是否有神秘的忘川河,黄泉路,彼岸花,令人甘之若饴的孟婆汤,种种这些神秘,可能在死后,没了就没了,什么都没有。
任何人我想都不希望在沉痛的悲哀中还渴望成长,可这些使人不得不成长,我不知道是不是年岁增长的关系,已经开始死亡的关系,有好多好多一直觉着理所应当的在生命中的东西,可能某天在抬头的瞬间就消失不见,无形无影。

我不知道要怎样悼念一只狗,但是我知道在悠长的岁月中,这种情感会慢慢蒸发直至不见,我会忘却。人生的确像课堂一样,总需要自己感悟,这种生命的渐行渐远,会在未来的岁月中不断出现,从悲伤到看淡,从活着到死去,会有多少个不能承受之重。

没有天堂,没有地狱,要是有轮回,小雪轮回在人道吧,来世做个人,做个会开车的人,因为或许有个轮回畜生道的司机等着和你一起看着世界的美好繁华,岁月嘈杂。

谁能说这些迷信和神秘的传说,不是我们变相的信仰呢?
  狗的寿命换成人的寿命是一年顶六年,78也是寿者。40后我们会看到死亡的影子开始逼近,好多人选择了为自己活着,没有情人找一个,有的爱上cx.每个人都在活的余辉里开始放纵,远远看这些行为,都是不同的生命体验,不分对与错。能够安宁内心,保持平静,就够了
  狗的寿命换成人的寿命是一年顶六年,78也是寿者。40后我们会看到死亡的影子开始逼近,好多人选择了为自己活着,没有情人找一个,有的爱上cx.每个人都在活的余辉里开始放纵,远远看这些行为,都是不同的生命体验,不分对与错。能够安宁内心,保持平静,就够了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这些絮絮叨叨的心里走向,但是总要有个地方分享,总要将寂寞放在尘埃中细细品味,再放下拾起。年华终究撑不住岁月中的过往。
  青岛的海

  
一路上遇到很多人,住在谁的时光里,执着的安抚春风。
  海上看青岛,最好从大洋深处驶来,水天相接处,光影摇荡出一个美仑至极的画面,哦,青岛
  最近进了几个90后的群,言必称交欢,我也有些把持不住了。就退出几个,一直不太理解独爱cx的成型氛围,这次理解了,那种言必交欢的场合真是能影响一个人的思维,这就是你说的班级吗?
  我想念的人是否也在想念我?是否也因为没有我的状态而惶恐?
  有情况,你若不离,他便不弃。祝福你
  在上把大润发旁边的房子挂出去了,坐等成交。
  那年青春年少,你爱谈天,我爱笑。
  发布了图片

  我走过很多地方的路,遇上很多人,有时候不知道是为了相遇还是为了错过,是为了美景还是为了在路上,看云卷云舒,青山,绿水,蓝天,微风正好。
  发布了图片

  那年,遇见你

那年,遇见你,街上的海棠花开的正艳,来来往往的新奇的年轻的热情洋溢的我们四处张望。

我站在老槐树下,看着一个个方桌拼起来,上面挂着红色条幅,写着欢迎新生 ,凌乱的分散在不大的基础楼,或者马路周围。即使已经知道是所马路学校,没有校园,但是还是震惊了,百感交集,这种感觉就像情感里遭遇了第三者。但是,天南海北来的同学们又让我低落的情绪很快的恢复,我第一次亲耳听到那么多不同于东北话的方言。

那年,遇见你,我怀揣着所有对自由,对未来,对生命,对青春的憧憬,看着你就这样昂首阔步的迈进我的生命里,至此一生。

文艺片又流行了回来,从致青春到中国合伙人,差点使 60 70 80 的人全部文艺起来。 我也跟风的想起了当年。
我对天南海北来的同学的新鲜感,在时间的接触中慢慢冷却,又聚堆儿的开始抱怨抱着书本穿梭于马路的校园。
年轻的生命里总有对美好事物滋生感情的冲动,比如对人,为了蹲守学临床的学长,我也开始每日泡在自习室,而谈论的话题中自然而然的多了一个年轻的男人,至今也不知他姓甚名谁,哪里人士,高龄为几,只是单纯的蹲守了。后来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他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眼里,直到多年以后再次回忆。要是如今的自己,会如何呢?

那年,因为遇见你,我茫然失措,变了审美,变了样子,差点变了灵魂。

此处省略N字。

那年遇见的只是生命里的另一个自己。
  可以不见,可以不念,谁也不爱,谁也不愿。
  发布了图片

  多年以后那些我们当初以为的孤独变的破碎不堪,使昨天充满遗憾,然而再经历类似的昨天依旧在拼凑那些破碎不堪。那孤独到底是什么?

  控制住脾气就像控制住了人生一样,即使一切再措手不及也能坦然接受,就像接受突然而来的失落和绝望。
  希望迷路的时候前方有车可以让我跟随。冷的时候有带电热毯的被窝。拉肚子的时候就离家不远。困的时候有大段的时间可以睡觉。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你会温柔地看着我,笑我词穷。不可爱的时候会适可而止。寂寞的时候知道你在爱我。
  一个人的漠然加上另一个人的苦衷,一个人的忠诚加上另一个人的欺骗,一个人的付出加上另一个人的掠夺,一个人的笃信加上另一个人的敷衍。爱情是一个人加上另一个人,可是,一加一却不等于二,就像你加上我,也并不等于我们。
  我的世界太过安静,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心房的血液慢慢流回心室,如此这般的轮回。聪明的人,喜欢猜心,也许猜对了别人的心,却也失去了自己的。傻气的人,喜欢给心,也许会被人骗,却未必能得到别人
  每次都想在未知的路上看到那个成长的自己,然每每失望,在不断的自私和欲望中自我放逐,总是担心拾起自己会丢掉太多,其实已经失了更多自己。
  年轻的我们总是很暴躁易怒,轻易的成了空中的浮萍只随着风的方向。遇到一点事情就觉着今天倒霉了,一点不顺心就把这些情绪肆意的发泄给身边的人,有人说人类的心灵就像浩瀚的星空可以自成一角可承载天地,但是我的心理好像住了一只蛀虫,我每天在自己的一片天地里追着蛀虫跑,从而好多事情失了本意。控制住情绪就像控制住了整个人生,在和未知的追逐中挥洒自如,游刃有余,淡定淡定,这些都不是生活的风浪,不能让自己溺毙在平缓的波涛里,未来还有更多磨难在不预期的拐角突然而至,处世,更多的是自己和自己的角斗。控制情绪,向上的生活。
  习惯可怕,习惯的相处模式和态度更可怕。
  我们这慌里慌张的青春,充满激情无奈向往,以及所追逐的那些失去的过往。
  不抱怨不抱怨,控制控制控制,平和,稳祝
  人生如戏,无论有没有观众我们都得在台上演,无论有没有掌声我们都要散场,既然已知道我们必是两手空空来,两手空空去,不妨就好好入戏。
  发布了图片

  我们,相忘于时光的尘埃下,不老不衰。或许,再忆起你,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在路上,可能依旧行着很多路,见着不同的人,矫情点的话就是生活本身就是修行,依旧要和很多人在分岔路招手,在岁月中错过。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路,看过多次数的海,见过许多种类的人,却只爱在这正好时光里的自己。

@林小二Z 很喜欢这段话。看你的文字,沉醉在这些美景中。。
  有一个人和我有共同的感觉磁场都觉着幸福
  伊人为谁裹红妆,痴人奈何诉衷肠。
  发布了图片

  这是哪呢?居然和海南一样的好天气。。。果然是阳光美女。。。
  世界需要再多些文字功底好的行者
  @林小二Z :本土豪赏1朵鲜花聊表敬意,希望能再看更多温馨的文字和漂亮的美景。。MM加油~
楼主这么赞,更新这么勤快,打赏一下楼主以示鼓励吧!
  地为床天为被,站可行卧可眠,喜就乐悲便鸣,只问风月不问情,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你这一生可有?
  谁能说对于憧憬我们不是单纯而认真的呢?却又变化快速,迅速消散,如每个不可逆的时光。
  在没人看到的角落,我们纵容自己,随意的坐着,张嘴剔牙,大口吃喜欢的东西,没有形象,很多人觉着其实生活的本质是应该追求自由,没有拘束,但想象一下我们没有约束随意自由以后,就变的没有克制,没有原则,不顾及社会规则,便是变相的退步了。
  爱和不爱,就像黑夜和白天一样,鲜明锐利,无可安放。
  我最近读书很少,思想匮乏,像得了病,挑剔,刻薄,易怒,放弃进步就是堕落的开始,不自律,总是像在无人的角落里一样纵容自己,养成习惯很可怕,有时候自己都觉着这明显是个中年妇女的生活状态,惶恐不安。未来很多设想,最重要的想给下一代一个好的典范,必须自律,平和,进步。
  有时候人有一定的表现欲,就比如现在我在这一角所发的文字,我分不清是虚荣还是寂寞还是渴望被认可。无论在何时都不完整的按照内心所想行事,思维已经形成一种模式,首先考虑利弊。在三十岁的时候总是偶然照镜子时候发现,多了一缕细纹,又多长了个斑点,这些也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这颗日渐苍老,又拒绝进步的心。
  一口气看完 心中感慨无限
我们随着时光散步
回首间 看到的
是我们散落一地的青春
青春 一个明媚而又伤感的字眼
我们曾经用力的浪费
现在却又用力的后悔
想起了我的大学
那些年 那些事 那些人
如此熟悉 却又如此遥远
我们 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 错过的 错了就错了
  好多事再经历一次一样会错过,因为那时候的我们觉着那样最好,而不是成熟后的,跌跌撞撞后的认知,只能慨叹,年轻真好。
  世上十之八九的情侣每到分道扬镳时都不免落入俗套,即使曾经笑颜如花,深情相旺,好的时候想把自己手里最美好珍贵的东西都送给对方,想将对方妥善的放在自己的羽翼下,好好保护,好好珍贵。然,即使曾经再美好,分手的时候一切像镜中花水中月,就像从不曾触及,甚至刀剑相向,恶言恶语,将对方又贬到尘埃之下,以能更多的伤害对方为胜利。难道,我们连爱过的感觉都不能负责吗?没有比否定自己爱过的感觉更加让不堪,爱和不爱,只是两种状态。
  发布了图片

  还想再去次云南,我走过那么多地方,唯一一个有伤就想去的地方
  偶尔,我们的心里都会在不同的感觉里住着一个人,或者和我们一起快乐过,一起悲伤过,一起走过某段路,虽然一切终会在时间的沉淀下化为泡沫,再在记忆深处破碎。可是,有时候就是因为某种感觉突然像溺水的人一样,压抑,寒冷,窒息,在短暂的时间内绝望。这就像岁月中的一阵风,快而没有痕迹。
  一直在路上,这条路平平坦坦,平平淡淡。
  最近运气不好,不,是感觉不好,心头总像有悬而未决的事情,不能好好对待生活,生出了惶恐。创业的时候都有压力,都怕在看着星光灿烂的路上跌倒,那些闪耀的星光成了乌黑的石子,坚硬突出。其实只是怕输,温室的草,只要看到阴下来的天,便已经惶恐不安。又何况风雨。我对自己的现状满足而又失望,却又害怕打破,只恨力未竭,心先惧,
  一度迷茫在物欲里,大概是小时候没有良好的条件的后遗症,总是考虑就算不能为下一代积累富二代的力量,也像有小康之家的优越,万不能在起跑的时候就没有鞋穿,所以就迷失在一种思想的怪圈里,没人能说是错的,也看不出多正确,我想大多数年轻人有我这样的想法吧,不能恣意潇洒,便希望寄托在未来,又将未来生生的锁在了跳不出去的红尘中。
  任他年少轻狂,怎奈心怀有疆。
  红尘船载红尘客,万丈红尘不及他人画中仙。
  阿三,我今天整29岁。

忘记是在哪看过一部书,阿三,是个一生不算凄苦,也没有特殊际遇,没有特殊的大喜大悲,但是就是把这个人物的整个一生写出了淡淡的悲伤和无奈,由此这个名字都有了淡淡的悲伤意味。

东北的冬天刚下过第二场雪,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年过生日的时候不再下雪,小时候只知道过生日肯定有好吃的,那天可能我妈对我特别纵容不会揍我,所以小时候很喜欢过生日,那天能在外面疯跑,衣服都占满了雪,潮湿而又温暖,红扑扑的小脸,冻的通红的手爪子,张嘴哈气就像大人吐出的烟雾,穿着破旧的棉袄,可能鼻涕还留的挺长,但是就是那样的笑声清澈的穿透了整个冬天,整个岁月,留在我对小时候模糊的记忆中。

30岁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年纪?
在轻中度的迷茫里,不断的总结再不断的从新总结,反反复复。

在三十的时候总是偶然照镜子发现,多了一缕细纹,又多长了个斑点,眼神又呆滞了不少 ,这些都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这颗拒绝进步的心,在没人看到的角落纵容自己,随意的坐着,张嘴剔牙,大口的吃喜欢的东西,没有形象,很多人觉着生活的本质是应该追求自由,没有拘束,但没有约束随意自由以后,就变的没有克制,没有原则,不顾及社会规则,便是变相的退步。
创业的时候有压力,都怕在看着星光灿烂的路上跌倒,那些闪耀的星光成了乌黑的石子,坚硬突出。其实只是怕输,温室的草,看到阴下来的天,便已经惶恐不安。
一度迷茫在物欲里,大概是小时候没有良好条件的后遗症,总是考虑就算不能为下一代积累更多的力量,也想有小康之家的优越,万不能在起跑的时候就没有鞋穿,所以就迷失在自己思想的怪圈里,没人能说是错的,也看不出多正确,我想大多数年轻人是我这样的想法吧。不能恣意潇洒,便把希望寄托在未来,又将未来生生的锁在了跳不出去的红尘中。

未来对自己有很多期望的,一年大过一年,一次一次成长,人生就像四季天气,不过是偶尔暴雨连天,偶尔艳阳高照。
阿三,那个一辈子兢兢业业又淡淡伤感和无力的主人公。其实,幸福就像触手可及的空气,太容易触到又感觉不到,抓不在手中放不进心间,所以所有人的幸福慢慢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幸福。
未来还想大声说话,大口的吃喜欢的东西,偶尔买廉价的东西,偶尔蹲在街头看过往车辆,活的自在,方能不失本心。
  人们一旦尝试到放纵后的滋味就像接触了毒品,明知道是错的依然甘之若泰,怎么办好呢?

  有时候静下来仔细想,很贫瘠,有时候很卑微,各种不自信要靠物质维持,中等的房子中等的车,算的啥小资的收入,这些足以让我在一些特定的相处中不自卑,但依旧不自信。那些外物都静止的,我只坐在这里,突然发现我比多年前没钱时候的穷困潦倒更加不堪。
  不太敢评论异我的人。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最快乐的时候不是金钱的丰收不是世俗里的圆满。我觉得是一个人背着包在山川大河里走,有人说富要穷游,穷则要咬牙富游。我只想自由自在的在陌生的山河里走下去。
  你沉迷性。我觉的学佛,每天早起硬式大头磕二百个,养成清净心,就会好些吧,毕竟转移了精力。
  施主,你彻底看懂我写的东西了吗?
  我遇到喜欢的人也会贱的要命。好在仅有一人。
  就算每日,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嬉笑怒骂,可是依然寂寞,就像深入骨髓,把自己慢慢变成身边,社会,等等和周围都和谐的一个人,但是,却越来越寂寞,好像谁都不能和自己在一个节奏上,不在一个拍子上跳舞,慢慢的将自己的世界不断压缩,最后笑的多大声,就有多孤独。就不断的渴望不寂寞。
  我这种状态很奇怪,很悲伤,上一次这样整天闷闷不乐,有点抑郁症倾向时候是不想在医院工作,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如今还是那样的感觉,想窒息,可是辞去医院的工作后,我后悔过,甚至一度更加迷茫,不能更好的调节状态,现在又是这样,一遇到就想逃,又在轻重度迷茫中徘徊。
  有时候,疯长的不是寂寞,而是那颗不懂和自己相处的心。
  我们一直在走的就是条不会回头的路,不犯错就觉着一直生活在错误里。
  我们说走的路多了,地方多了,我们的见识也多了,但是如果自身价值不能和见识保持平衡,可能便会眼高手低。就像内在的灵魂,总想让它更饱满,可是又不想付出更多让狭隘的心变的广阔。
  总是在说 下一次 下一次 下一次
  每个行者都想去一次西藏,每次路上都像一次朝圣,向着心灵深处不断的前行,去接近自我心灵的至高处,那里有仓央嘉措的浪漫和决绝,有神秘的蓝天和天葬,有虔诚的朝圣和信仰。在大昭寺的广场和八角街,看着信徒们坚定的眼神和重复的叩拜,不惧严寒,不惧烈日,不惧风雨,不惧内心的迷茫,我恍然,这所有的坚定都是因为信仰,跟我虚浮的眼神和迷茫的内心形成了对比,突然就伤感的绝望起来。
我穿越了天险318线,一路景色秀美,山路崎岖,最后到达了很多人心中的圣地,西藏。

  发布了图片

  赞!楼主!现在我貌似是写不出来这样的文章。。。
  冰川和318线,去往西藏的一路很美,感觉和天空的距离很近。一路上遇到很多人,彼此微笑,打招呼,喊加油,惯常的冷漠都少了很多,一路上热情勇敢。应该出去走走,不管路途远近,主要是在路上的心神放送,和对整个世界的美好。

  发布了图片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路,看过多次数的海,见过许多种类的人,却只爱在这正好时光里的自己。 :))))
  我曾以为就算生活怎样不堪,我依旧是站在蓝天下,鲜活明亮的自己,有张扬的青春,有骄傲的灵魂,有卑微的心灵,有温饱的世界,只是没有自己,后来我才知道,我的生活中只是没有自己,安逸的变成一只掉进米缸的蛀虫,爬也爬不出来,可怜又可笑。我以为的蓝天其实是一片泥泞,只是自己从未好好发觉,像个小丑一样演了一出可怜又可悲的大戏。但是,那又能怎样呢?这就是生活,生活里每次突然成长必然伴随着疼痛的教训,安抚自己动荡的内心。
  我能说我想谈恋爱吗。学不会跟自己独处,倒是想两个人相处。
  
前几天和我嫂子聊天时候她说我有时候思想太多了,有些细节完全可以忽略,主要思想太多而又驾驭不了,就成了负担,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类似的负担,只是有人在思考后放掉,有人在琢磨后抬起,我觉着每个人的心里都应该有一个筛子,不断的过滤,只留下那些在岁月的经久中没过滤掉的,那年,遇见你

那年,遇见你,街上的海棠花开的正艳,来来往往的新奇的年轻的热情洋溢的我们四处张望,我的世界太过安静,静得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此条目发表在内涵段子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